搜索

演讲发言

Archive list

鲁本文校长在圣若瑟大学北京联络处成立酒会上的讲话

许嘉璐教授,各位大使,中国政府代表,各位嘉宾,女士们、先生们:

       圣艾修伯里(Anthoine de St Éxupery )曾说:“如果你想建造一艘船,别只是找来一群人,然后让他们去收集木材和分配他们各种工作,而是要让他们都明白:大海的浩瀚无限是多么地令人神往。”
       我们今天就是怀着这种精神齐集于此。本大学在中国首都设立联络处,不是为了做出优秀的报告书,亦不是要致力于不太有价值的种种活动。我们来到这里,是要一起学习、一起分享、一起探索可能性,这可能性的国度无边无际。事实上,纯粹的计划在预定的位置开始,于预设的位置结束,但是策略性的愿景却顺着可能性前进,不断按新兴的机会来调节。若教育和文化缺乏策略性愿景,不知道大海的浩瀚无限是多么地令人神往,那不过是技术。我们必须往更远处,航行于学问的未知海域。
       本大学体现了是次汇聚的主题,它是在澳门高等教育合作共处四百年的直接传承人,现在它一如既往,努力建立相互有利的学习伙伴关系,去理解我们的世界:一个由我们所有人从四面八方每天共建的世界。
       今天作为中国的一部分,要接触未来,要实现可能性,把愿景变成计划,把过往看似不大可能发生的变成每日新闻。包佩(Popper)指出,现在总是未来的控诉,永不是来自过去的推动力。我们今天来到这里,是因为相信未来有一展抱负的可能性:一起学习的可能性,一起体验的可能性,一起理解的可能性,一起建造一个更适合居住、更愉快、更和谐世界的可能性。
       20世纪的科学让我们明白,世界毕竟不是一副可控制和决定性的机器。我们现在知道,我们的世界是充满不肯定、不确定、难以预测的世界,简言之,是一个意外的世界。这是一个不再有自私、孤立、自我永续及单边思考的世界,我们的世界是一个拥有相互承诺、合作与多边思考的世界。
       为此刻所选之题目涉及上述概念,葡语国家全都清楚知道旧有科学秩序所带来的灾害:年年战争、饥荒及破坏,经过多年殖民地战争及统治后,接着出现内战的大屠杀,几乎没有地方能幸免,但是今天,在上述国家之外交代表的围绕下,我们齐集於也曾面对困境的中国。
       中国现时在上述国家的发展路途上,担当重要角色,亦受惠於这些国家许多的奖励补助办法,但是发展与商业联系并不会自动孕育健康的关系,因此大家都需要发展:一起学习如何在贸易与文化、援助、合作、共处及相互承诺等方面探索系统关系。
       除了安哥拉及巴西这两个巨人,跟较小国家的关系也有很多可探索之处,它们是传统和知识的健全宝库以及缝隙市场,预示大海的浩瀚无限。
       在此背景下,大学有责任去系统化地研究这些多面关系,于某些情形下,则要分析性地研究这些关系,要去探究人类沟通的复杂性,并去调查可能性的界限。
       我们的北京联络处必须能催化该些讨论,因为就这些议题进行深思熟虑的对话,大家便可获得知识,达成谅解。有人曾说文明是长远的对话,期望我们能把这次对话化成创造力和智慧。

返回顶部